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上山下乡--对与错的思辨》王家林

2016-12-02  来自: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213

上山下乡--对与错的思辨》王家林

 

 

上山下乡----对与错的思辨

王家林

 

近十年,全国知青活动频繁,退休后的老知青常欢聚一堂,演文娱,叙友情,回忆难似忘却的知青岁月。近两年知青活动有微妙的变化。早几年,知青相聚有一种劫难后的喜悦,畅叙友谊,回顾倥偬岁月。而后,又有了观点分歧。主要是经历知青岁月,有悔还是无悔?上山下乡运动,是对还是错?

有人说,这个话题过时了,没必要争论。

我认为谈论此话题远没过时,对于大多数民众,大多数知青来讲,还处于启蒙阶段,有必要讲明白,讲透彻。这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有好处。但我还认为这是一个伪话题,即不是话题的话题,或者是一道简单的小学算术题,明白人一眼就能看明白,但就是这简单明了的问答题被搅得扯不清,道不明的“哥德巴赫猜想”,高深莫测。

1975年邓小平就认为学生毕业后当农民是“极左”,主张中学生中选拔好的直接上大学。

1976年,邓小平被“四人帮”打倒的罪证之一,就是指责他“认为上山下乡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障碍”。

19783月全国知青工作会议上,邓小平说“300亿买了四个不满意,国家投入300亿,却得到了国家不满意,农村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

邓小平还说“现在搞上山下乡这种办法,不是长期办法,农民不欢迎,城市人下去,实际上形成了与农民抢饭吃的局面,我们第一步做到城市青年不下放。”

权威党史《中国七十年》中评述上山下乡运动“文革中1900多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批知识青年在青春年华失去在学校受正规教育的机会,造成人才成长的断层,给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带来长远的困难。”

原农业部副部长,农垦总局局长、国务院知青办副主任赵凡说;“知青上山下乡根本就是错误的,……,上山下乡不是长远办法,农民不欢迎。”

197844日,胡耀邦在中央党校讲“现在全世界都从农村吸引人到城市,只有我们从城市到农村。……,这是什么马克思主义?”

1978109日,副总理李先念在国务会议上讲“知青青年上山下乡不能按老路走下去,通过从各方面广开就业门路,逐步收缩,逐步结束。”

1979年万里曾说“以后不要再提倡上山下乡了。”

经济学家于光远在中国理论务虚会上振聋发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一个严重问题,这是10多年错误做法造成的。上山下乡违反社会发展规律,捅开这个马蜂窝有好处。”

原中央党校副校长,理论家刑贲思在关于真理讨论的会上说“知青青年上山下乡,每年国家花十多亿,耗费巨资,劳民伤财。结果知青到农村,还与农民争粮吃,农民并不欢迎。”

研究上山下乡史的权威专家刘晓萌,刘晓杭,岳建一等在其论文作品,研讨会中,从理论、实践、世界发展潮流等方面,多次彻底否定上山乡运动。

作家王小波更是快人快语“上山下乡是件大坏事,它是一场飞来的横祸。”

学者吴道平说的:“今天,拿一千条冠冕堂皇的理由,一万种所谓积极的因素,想为那场运动辩护都是徒耗心力:那场运动是国家耻辱、青年灾难。”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老知青裴毅然说:“上山下乡,我当然后悔。不仅后悔,而且还是深悔派,后悔得不得了。要不是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我这一生的发展肯定要好得多。”

知青学者、作家萧竹说;“发轫于20世纪60年代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是一场真正的人道灾难。上山下乡运动的本质是什么,去伪存真、去芜存菁,撕开来看,很简单。上山下乡是政府意志,动用国家权力、国家舆论和专政工具的压迫,强行褫夺了3000万人(包括未成年人)居住、学习、就业的基本选择权利。 ”

美国研究中国知青史的著名学者汤本说:“从整体看,这代人的青春应当有悔。在这场逆境中站起来的成材者毕竟是少数,而虚度年华的、因辍学导致今天丧失竞争能力的、遭到毁灭的是多数。而从体认历史必然的角度,这是已然发生而无可挽回的悲剧。

然而就是这明摆着被否定的事情,现在还有个别所谓的自称知青的人,多次在知青聚会上鼓噪“青春无悔”;“上山下乡是正确的,是毛主席的伟大战略布曙”。称否定上山下乡运动的知青学者是“右派”。在海南知青文娱演唱会上,阻止南京知青演唱团演唱《知青之歌》,还宣誓效忠毛泽东的革命路线。大有文革的极左味道。引起许多知青的反感。这些自称知青学者的人,摆出教育人的姿态和口吻,“要宣传正能量”;“不能有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要持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宣朗文革语言式的、如同嚼腊的、重复多遍的、工作总结式的、毫无新意的所谓知青论文。其实是充斥着极左的、令人生恶的陈词滥调。胡诌妄言,歪理左道,欺骗民众。

这部分知青中有两种状况,一是文革前和文革中接受的左倾文化的灌输,被驯化、教化、奴化、愚化成人云亦云的顺民、良民、愚民。他们是无韋的善良人。“大人”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可悲可怜的这群人,谨如林语堂描绘:“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社会最底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这里面以文革中断学业,读书甚少,处于社会层的老知青为主。

中国历史上统治者和上流阶层对百姓的“教化”是:“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这也就是即儒家的“德化”——小“草”老百姓必随统治者君子之道德之“风”而倒,获得教化。当然,实际的统治方式,法家说得更直截了当──“以吏为师”。

于此,我想到一个著名的典故“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群”。

19738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竟然还爱上劫匪,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心理研究学者称之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如果符合下列条件,无路可逃,控制严厉,控制思想,封锁信息,在严酷的环境中施以小恩小惠。任何人都有可能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人质就会把生命权渐渐付托给这个凶徒。时间拖久了,人质吃一口饭、喝一口水,每一呼吸,他自己都会觉得是恐怖份子对他的宽忍和慈悲。加上封锁信息,控制言行,强调一致,渐渐地,受害者就形成思维定势,形成人云亦云的生活习惯,人当成动物一样,天天被吆喝、鞭策、驯养,日日夜夜的修炼,无休止地洗脑。听到不同的声音,反而产生反感,有強烈的依附感,思考狭獈,思想愚化,先前的恐惧和不满转化为对施虐者的感激和依赖,然后变为一种崇拜,施虐者的话就是“天条真理”,必须遵命。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于人性中的根源 是人类本性中畏惧和崇敬强者的思维缺陷造成的,也就是畏强凌弱的本性。“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潜意识是恋世,依附強势。中国社会是封建传统甚浓的社会,这恰是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沃土。

这些被虐害,反为虐害歌的老知青,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群”。

二是有个别人,文革中干过坏事,斗批改,打砸抢,他们勇立潮头,在不健全的改革中,竭力维护权贵阶层的即得利益,他们是文革恶人,极左奸人。得利小人,俗称“五毛”,经常在知青杂志上发表左文妄理,煽风点火,混淆视听,蛊惑人心,为混名捞利、沐猴而冠打基础。

知青群体间关于“无悔”、“有悔”的争论,局外人是怎么看的,著名的中年作家、学者李辉、付国涌表示了对“无悔”论调的厌恶和睥睨,他们认为文革中的知青高喊“青春无悔”,是没有耻辱感,忏悔感,责任感。是思想愚盹昏然的表现。整个民族都应有悔,你不悔!

有一位铁杆“五毛”,专程到北京参加“乌有之乡”极左网站的活动,并帮助搞会务,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他离开了极左网站的活动。最后他感慨;年青时荷尔蒙旺盛,有激情,易冲动,有时不知好歹,易受挑唆,有过激偏左言行,这也情有可谅。但是到了“不惑”“天命”“从耳”之年,就应有思想、有反思、有省悟。若不是这样的人生思想轨迹,算是脑袋进水!

其实喊“青春无悔”的知青,在那艰难的知青岁月里,何曾未有夜晚难以入眠的思乡、思亲的焦虑愁悵;沉重劳动中的叹息哀怨;羡慕招工、参军、上学的知青;自已不遗余力地争取各种上调进城的机会。其实这都是悔以当初的表现。现在喊无悔!难道不觉得滑稽可笑。

著名评论家鄢烈山先生把“青春无悔”论直斥为“受虐狂”。他引用德国著名政治家、巴伐利亚州总理施特劳斯先生回忆当中的一段话,来说明作为知青个体,应该如何理性对待知青历史。施特劳斯先生说,他的个性形成,领导能力的增长和承担风险的勇气,都要归功于他在二战中的六年戎马生涯。但是,他说,“如果事先有人问我,你愿意再经历一次吗?,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因为那是灾难。”

其实判断上山下乡运动的对错,只要看两点,一是強迫下放,甚至是胁迫,所谓动员,就是驱赶,不愿下放,办学习班,有的把父母的工作停掉,参加学习班,晚上不让睡觉,在住家宅所办动员下放学习班,出身不好的,开批判会,不迁户口不罢休。这严重侵犯人权。悖违宪法;二是剥夺了处在义务教育阶段,青少年必须接受教育的权利。这是贻害民族,毁掉一代人的滔天大逆。既使抗战的困难时期,中国教育都没有断过,敌占区没条件办学,大中小学迁到后方,在艰苦条件下,坚持继续办学。而在上世纪末的和平环境中,竟然断学下放。世界为之愕然。

从这两方面判断,一目了然。既然有一百条理由支撑上山下乡,都显得苍白无力。如今最能迷惑民众与知青的两个理由。一是“锻练论”。认为知青在农村艰苦环境中经受了锻练,衡量一件事的好坏,主要看付出收入比,拿一个西瓜換颗芝蔴,拿一万元买价值十元的东西,你愿意吗?为了得到这所谓的锻练,知青一代付出了宝贵的青春年华,中华民族付出沉重代价一代人才的断裂。这沉重代价,知青付不起,中国付不起,知青上山下乡后遗症,贻延至今;二是“解决就业论”。这了解下放十年的城乡人员流动就知道了,从农村流向城市打工就业的农民超过下放知青。其实就是不超过,城市广开就业门路,也解决问题了。

其实知青下放也无妨。等我们文化知识学全了,身体长成熟了,再到农村工作,未偿不可。上山下乡错的症结就是我们未成年,还在接受义务教育期,就赶我们下放,这不啃害人吗!!!

有的极左“五毛”认为,“有悔”,否定上山下乡运动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不是“正能量”。我哑然失笑,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究竟谁是虚无主义?虚无主义首先由李锐,杜导正主编的《炎黄春秋》敢说真话,披露历史真相,批评鞑伐那些极左“五毛”的错误观念,无视历史事实,指鹿为马,遮掩粉饰歪曲、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等历史错误和恶行。提出要正视历史,总结历史教訓,以史为鉴。对过去的历史不能持历史虚无主义态度。“历史虚无主义”正是指那些极左“五毛”,拒绝正视历史事实,岡视民众在历次运动中遭受的苦难与痛苦感受。鼓躁左风僵思的歪风邪气。

只要有人谈论过去的不是,反思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就有人讲要宣传“正能量”,似乎只有他们能代表社会正气,道德良范。在他们眼中的“正能量”,就是只许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不准批评反思,只能讲好话、假话,不谁讲坏话、真话。只能权势发威,不准弱势发声。只能官员弄权,不准弱势维权。

什么是“正能量”?就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宪法赋予民众的各种权利,允许民众讲话发表意见,依法治国,节制官权,消除腐败。这才是社会需要,民众需要的正能量。

常耳染目睹社会不平之事,五毛刺耳之声。早想一吐为快,但囿于现实的无奈,心有余而事不逮,诚如李白“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只能“登临故国,把苍山遥眺,将栏杆拍遍”。热兮冷兮,福兮祸兮,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驱之。一个老知青的良心和社会责任使然我。

天地神明自明,日月江河可鉴,正善终将战胜邪恶,文明终将取代野蛮!

历史老人的步伐虽沉重不便,但总是向前迈进!



关键词: 知青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经营项目:养老公寓、老年大学、居家养老、日间照料等业务,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联系电话:0813-5200777   0813-5203977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在线客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