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浅谈“知青文化”的共同特征》谢勤国

2016-12-06  来自: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173

《浅谈“知青文化”的共同特征》谢勤国

【作者概况】谢勤国:1946——,男,原苏州市四中63届高中毕业生,1964年到昆山插队,如今从苏州市民族宗教局北塔公园管理处退休。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政府高层的决策,产生了数以千万计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形成了这一个中国特有的社会群体。以后政策调整,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大部分回到了他们原先生活的城镇,这些有着相同经历的人们获得了一个共同的代名词——“知青”。

在那一个时期,知青在农场、农村、边疆、牧区里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以虔诚的态度去实现一个伟大的“战略部署”。他们头顶烈日,身受风雨,付出艰苦繁重的劳动,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默默地奉献青春,而获得的经济报酬却微不足道。现在他们都已进入老年人的行列,但他们这一段经历形成了当代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知青文化”。

近年来对“知青文化”的研究愈来愈广泛和深入,各地纷纷成立了有关知青的社团组织,也不乏专业学者对此文化现象进行探讨和研究。作为“知青”中的一员,笔者不揣浅陋,也想谈谈这个社会群体在文化上的共性。

其一是吃苦耐劳,知青们在农牧业地区长期从事繁忙的体力劳动,这些原本在城镇生活,从家门、校门里走出来的莘莘学子还十分稚嫩,过去从未接触过重体力劳动。如今突然要他们戴草帽,穿草鞋,或赤着双脚,手持农具,肩挑重担,一天十小时或更长时间在农田里劳作,如此巨大的体能消耗与过去的学校、家庭生活产生强烈的反差,而大多数知识青年都闯过了这一个“劳动关”。冬季农闲,正是兴修水利的好时机,知青们在河工工地大显身手,如黄海沿岸农场知青们的豪言壮语是“挑断扁担是英雄,撬断锹柄是狗熊”。经过大批知青的劳动,一条条河道被开凿、疏浚、拓宽,河水灌溉着农田,排除了洪涝灾害,冲刷了土壤中的盐分。苏北沿海大片盐碱地被改造成良田,改革开放后,苏南耕地面积大量减少,苏北地区变成了江苏的粮食主产地,为江苏全省经济大发展提供了坚强后盾。其中少不了当年知青们开河的功劳。

回城以后,知青们走上各种岗位,对于单位里的重活、累活、脏活,知青们的耐受力远远地超过了城里的青工,也有一定数量的知青因能吃苦而受到了重视和提拔。在他们组织的家庭中,也大多能凭着自己的能力,动手解决问题,尽量不去麻烦他人,勤勤恳恳地操持家务,保持着劳动者的本色。

其二为自奉简约,在农场、农村,闯过“劳动关”的知青们,还面临着一个更难逾越的“生活关”。努力劳动与生活待遇完全不成正比,农场知青有食堂提供一日三餐,尽管缺油少盐,标准不高,但不须自己操心、操劳;插队知青就不一样了,除了下田挣工分外,一天三顿都得自己打理,队里分配的自留地也要辛勤耕耘,才能有菜肴佐餐。每一次收工到家,立即做饭“修五脏庙”,晚上还必须把换下来的衣服洗涤干净,忙里偷闲要到自留地里干点活,绷紧了弓弦,不顾疲倦地做着周而复始的一切。

这种劳动究竟有几多回报呢?农场知青有基本工资保障,以解决吃饭问题,而“插兄”们,有相当数量人员在年终分配是透支的!当队里把一年的粮草分配到位后,“插兄”一年的工分还不够粮草钱,倒欠生产队若干元,这就是透支的解释。所幸有政策的倾斜,知青的透支账一般都由民政统一给予平衡。柴米是有了,其他生活开支又如何呢?当年知青们的父母们节衣缩食为他们子女提供经济支援,而不顾自己年老体弱,低头为儿孙做牛马,实是不堪回首。在贫困生活的磨砺下,知青们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衣服破了补一补,草鞋坏了多打赤脚,头疼脑热熬一熬,尽可能不增加长辈的负担。这种长期养成的习惯,使知青们回城工作以后,还是对生活的要求保持着低标准的态度,三餐茶饭干稀搭配、荤素结合;身上穿戴只要干净整洁,不求时髦花哨;住房装修简单实用,不豪奢炫耀;自行车代步,低碳生活既健康又节约。他们悠然自得于温饱型的小康生活,把节省下来的钱为子女购房买车、为第三代添衣添食买玩具,重复着他们的先辈为儿孙所付出的一切。

最为突出的是知青这个社会群体有着超强的凝聚力。当年知青们在农场过的是集体生活,自然多的是共同语言。而“插兄”们分散于农村的居民点中,三三两两,村与村的距离不少于一公里,住的是公社助建的知青房,同住一屋的知青犹如姊妹兄弟,相互合作十分默契。在农村都无亲朋好友,但只要都是知青,走到门上一见如故,不管相熟还是陌生,招待食宿均情同家人。是“知青”这个共同的身份将素不相识的年轻人汇聚在广阔天地里,一样的命运让他们彼此惺惺相惜,和衷共济。这种战友情谊是当地土著居民难以理解的。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云南省知青们选出了自己的代表,为了全省知青的共同利益,他们克服重重困难,赴京向党中央、国务院请愿告状,代表们分工明确,通力合作,赢得首都各阶层的同情和支持。经过不懈的坚持与努力,他们感动了“上帝”,以邓小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作出了彻底解决全国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诸多社会问题的重大决策,全国每一个牵涉到“知青”的家庭无不热泪盈眶、欢呼雀跃,数千万背井离乡的游子,又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近年来,各地回城的知青们成立了不同类型的组织,当年的战友们汇聚一堂,相互介绍各自的近况,倾诉着久别的思念,以及对这一特殊文化现象的探究。这类组织活动范围持续扩大,各省市间也建立起正常的组织联系,多次召集联省的知青文化研讨会。201310月,第十一届长三角知青文化研讨会暨苏州知青文化论坛”在苏州举行便是一个真实的写照。来自22个省市的近200名代表与苏州知青共600余人参加了本次活动,开幕式在市文化馆会场举行,与会者差点挤爆了会场,各地代表的文娱表演编排有序,演技精湛,谁也想不到表演者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是这份凝聚力使他们又重新焕发了青春的活力。活动延续了三天,自始至终洋溢着和谐欢快的气氛,而这种大型活动并无政府部门牵头搭台、完全由“知青”们自发组织,这是其他民间社团搞不起来的。这种凝聚力也是其他社团无法想象的。

吃苦耐劳、自奉简约、具有超强凝聚力是“知青”的共性,是社会主义的正能量,必将伴随“知青文化”载入史册!


关键词: 知青文化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经营项目:养老公寓、老年大学、居家养老、日间照料等业务,有意向的客户请咨询我们,联系电话:0813-5200777   0813-5203977

CopyRight (c) 版权所有: 四川旭源养老服务集团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在线客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